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马伊琍白宇新剧《龙城》“抓马”剧情一锅炖,家庭伦理剧很生猛

时间:04-2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85

马伊琍白宇新剧《龙城》“抓马”剧情一锅炖,家庭伦理剧很生猛

记者 师文静正在播出的《龙城》将家庭伦理剧的矛盾再升级。该剧在服化道和主演阵容上,都有重量级家庭伦理剧的气势,但故事中塞满了狗血爆梗,家暴、身世之谜、背叛、虐恋,还有发疯人设,矛盾冲突看点密集,各种生活“抓马”剧情一锅炖。从《相逢时节》到《亲爱的小孩》再到《龙城》,最近的热门家庭伦理剧戏剧矛盾在不断更新换代。吃下生活的苦,迎接“狗血”丰满的人生,成为这类家庭伦理故事的风格和创作方向。《龙城》根据作家笛安的小说“龙城三部曲”《西决》《东霓》《南音》改编。剧中,郑家三个堂姐弟从小胜似亲生,堂姐郑东霓因原生家庭的影响,性格叛逆张扬,在屡屡碰壁后远嫁德国,临走前想带走堂弟西决。可郑西决因自幼父母双亡,被三叔三婶养大,一心想留在龙城向大家庭报恩。在经历种种挫折后,大家逐渐认识到西决的温暖与坚守才是家的真谛,逐渐成熟的他们用各自的方式温暖着彼此。该剧一开篇就戏剧矛盾积累叠加,一波一波高潮迭起。马伊琍饰演的东霓从北京回到龙城老家,告诉大家她要跟一个博士结婚去德国定居,而且还在堂弟西绝不知情的情况下,帮他申请了英国的读研高校,要带他一起出国。东霓把这些消息告诉三叔三婶和小叔,但不想告诉自己的爸妈。原来东霓生长在家暴频繁的家庭,她的母亲常年被家暴,但照样活在“一摊烂泥里”。东霓被父亲指着鼻子骂“踩着男人往上爬的女人”。东霓父母一言不合就当场干架,男的怀疑女的出轨,认为东霓不是自己的孩子;女的天天被打,对这种互相折磨甘之如饴。“原生家庭”“家暴梗”之后,就是狗血的“师生恋风波”和“婶侄文学梗”。教高中的小叔与热爱文学的学生唐若琳走得很近,被妻子怀疑有不正当关系,到学校大闹一场,弄得满城风雨,小叔因此离婚,并被严重处罚。七八年之后,已经跟西决谈婚论嫁的陈嫣,竟然就是当年那个叫唐若琳的学生。更可怕的是陈嫣和小叔竟然还余情未了。此后的剧情走向也是狗血叠加狗血,东霓在德国遭遇家暴,回到龙城,决定以堕胎报复丈夫,此后又展开离婚夺子大战;西决爱上一个正在离婚的女性,他自己隐秘的身份也正浮出水面。“龙城三部曲”是十多年前畅销文学杂志催生的产物,虽然跳出了当时“80后”写作者的青春伤痛潮流,转向家庭伦理叙事,但小说为了能在连载中吸引读者,在情节、人物和故事推进上,都不可避免地要加大戏剧冲突,故事要往狠里写,制造强烈的大悲大喜的矛盾;出场的每个人物身上也背满原生家庭、身世、爱情、婚姻乃至亲子关系等创伤,追求最大效率的吸睛点。故事一波五六折能引人入胜,但矛盾冲突的堆砌,用当下的词来形容就是“全是雷点”。故事开篇其实呈现了一个文学作品常见的主题——“出走”,离开出生的城市,远离原生家庭和创伤的生活,放下对养父母恩典的愧疚,做一次真正的自己。东霓要去很远的地方,交很多朋友;东霓劝西决出走的理由是,在龙城永远不会有出息。但抛出这个问题的一群人却都呆在龙城,沉沦在家庭、爱情、婚姻的纠葛中。东霓是不是郑家人?西决是不是亲生的?整个家族捆死在“血缘关系梗”上。父母辈有伤、有亡,有的在烂泥中挣扎;年轻一辈陷入爱情、婚姻的泥淖中,写满无限激荡的爱恨情仇。身世之谜、背叛、虐恋等狗血网文梗虽然老套滥俗,却有话题、能吸睛,这也是高收视率剧作的特征。但矛盾冲突大量叠加的副作用,往往是人物刻画不够深刻,无法深度走进人物内心,去袒露那些伤口,去呈现人物心灵隐秘性的东西,人物都在忙着大喜大悲的狗血人生,就无法触及真正的灵魂。绝大多数角色都在矛盾中,《龙城》最明亮的角色,就是宽厚、慈爱的三叔三婶,承载了整部剧治愈温情的底色。近期的热门家庭伦理剧各有特色,但无一不是用“生活感”对冲“狗血感”,用品质提升品位,打造百花齐放的新式伦理剧,让观众看得欲罢不能。新闻线索报料通道: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,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齐鲁壹点”,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